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维他逸事(四)

以下故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

对于维他这一类人来说,若是对某人讨厌至极,那便与他保持距离,尽可能减少接触,而不会有什么害人的想法。

在发生昨天那件事后,班主任没有将维他和小新两人座位调开,本是希望两人能够在日常交往中重归于好,可是小新并没有这个意愿。

第二天早上,维他立马被小新恶心一番。那天维他回校比平时稍晚一点,把作业摆在桌上准备让组长小新来收,可小新好像什么都没看见,对维他桌上的作业不闻不问。

维他觉着别扭,但也不愿意开口主动把作业交给他,心里想,反正作业没收齐是他组长的责任,他不收我作业是他的问题。

就这样僵持到快要早读时,英语科代表跑过来催维他交作业。简直是莫名其妙——原来小新直接忽略维他,已经把整组作业交上去了。维他假装一脸困惑地解释:“我想交的呀,但我的组长不干活,我还以为他今天全组作业都不收。”

维他面对着英语科代,但那几句话绕着弯跑到身后小新耳里,那小新也故作自语地向空气倾诉:“做组长可真麻烦,还要照顾迟到的同学,真希望他们有点自觉心。”

维他一听就来气,他根本没有迟到。维他正想反驳,可英语科代对他们勾心斗角不感兴趣,只是希望别再给她添麻烦,于是数落一句维他“你自己早点回来把作业交给组长”,又数落一句小新“你把小组作业收齐了再交给我”,便急急忙忙地把作业捧去办公室。

像这样恶心人的手段小新乐此不疲,比如早上回来的时候特地把书包用力砸在桌上,又或者起身时故意把桌子撞歪。至于有时维他的课本、书包滑落地上,小新肯定视而不见,维他甚至怀疑他还会悄悄踩上两脚。

又一次午休,小新故意在自己桌面堆了乱七八糟的书本,手臂肆意越过桌面的“三八线”。维他忍无可忍,沉着嗓子一字一顿地说,把你的臭手缩回去。

小新根本不搭理,甚至将自己的长袖校服也堆上来,还不忘反驳一句,蹭到你臭桌我才觉得恶心。

维他真的很想再给他一巴掌,但这会让他们再次打起来。可什么都不做他也不甘心。大概在疲倦和愤懑交融的影响下,逐渐被情绪占据头脑的维他从笔袋里拿出新买的圆规,竖起金属尖锐的一头,小心翼翼地对着小新那只伸过来臭恶的胳膊肘,有所保留但又不无用力地一扎——

刚才还趴着酣睡的小新“哇啊”地一声从座位跳起来,将胳膊肘伸到面前,望一眼那渗血的红点,下一秒又将那吃人的视线移到维他脸上,操起桌上的书一把打掉维他手里的圆规。眼见那圆规一落地,小新立马俯身去捡,维他深知大事不妙,跳出座位拔腿就跑。

小新一脚踢开维他的椅子就冲过来,维他立刻从前面几排的空座位跨到小组另一边。教室桌椅被撞得乒乓作响,两人绕着桌椅来回穿梭,周围的同学只敢观望不敢阻止,皆因小新手中死死握着圆规。维他捉住机会夺门而出,从二楼一直跑到五楼。小新丝毫没有放慢节奏。

维他这个小胖子渐渐喘不上气。六楼再上就是锁着的天台,维他只好从五楼的西梯跑到东梯,回头一见身后握着圆规的疯子离他还有3米不到的距离,霎时冒出一身冷汗,半层十二阶的楼梯并作两步跳下去,就这样从五楼跳到二楼。疯子还在身后。

精疲力竭的维他用尽最后力气靠近办公室,这是他最后的藏身之处——但是若真的来到办公室,也意味着再次面临老师责罚。可是,当维他回头看见那只手握利器一路狂奔的瘦猴,老师的说教、麻烦的检讨以及老妈的二次惩罚在生命面前显得多么微不足道。

维他离办公室还有一步之遥,他喘着气扶着墙,回头发现小新跑回教室——瘦弱的小新也不擅长运动,而且他发现面前这个灵活的死胖子正准备跑去办公室,于是回教室拿维他的东西出气。

过了半晌,维他悄悄接近教室,生怕小新躲在门后跳出来。透过窗隙偷瞄,维他抽屉里的东西倒了一地,桌上的语文书被戳出数十个小孔,七零八碎的圆规零件散落在书上。而那只瘦猴、疯子、恶心的变态别过头趴在桌上睡觉。

维他还能怎么办?他只能被几只嬉皮笑脸的看客望着,又气又怕地收拾自己座位。他不敢告诉老师——在生命安全得到保障之后,向老师告状只会是自损八百的惨着。

这口气只能先这么咽下,但是,维他一定会再找机会吐出来。

2月2号的更新就不在半夜了,大概中午或者晚上推出来吧。

虽然凌晨一向是我写字最痛快的时刻,但我还是想试一下将自己的生物钟调整回来。

嗯,就这样~

赞(11)
分享到: 更多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