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圆“轨,生活

晚上好,少喝太浓的茶。

这是第几天,第几天

       初衷,是把日历行走的数学,变得立体可追溯。随知,便有了第二篇第三篇,仿佛一个洞,尽可能不遗余力的把所有抛进去,什么都不用想,感觉真好。呼吸畅快。阳光甚好。

living

生活,

不安 幸福 都有吧

 about    橙

*

       你就需要整理,把生活的琐碎,归纳出来给生活留有喘息的空隙。现代生活的忙与闲,许多事情都被迫适应,手把手教学的日子,早不复存在,更多地,是让你自己去悟。世界是圆的,很巧生活也是。我们都在圆轨生活。

01

     举个例子,回到小学的那段日子,那段课间“五朵金花红又红”啥都不想跳着皮筋呲牙大笑的时代。在刚接触几何圆的课堂上摆弄着校门口小雪笔屋新买的圆规。骄傲的粉色,刺眼的像个玩具,在手里转圈又舞动。抬头是老师费力在解释什么是圆周率。开了静音的耳朵出现在脑子里是老师不停舞动的手、巨大的圆规教具还有不停张合的嘴却发不出什么有魅力的声音。

每个人或许都曾做过,将圆规的针尖刻入木桌固定,极大程度的掰开另端,想画出最大的圆,但以针尖脱离固定点而谢幕了表演。你看 在这个年纪,你就不想被限制。看看手中的圆规,投以铅笔以同情,这个被捆绑住的铅笔,只能在纸上画出一个又一个直径不同的圆,而画不出什么天空方圆。

    然而在硬币的另一端,你回头想下,这捆绑式的保护,是针尖想要铅笔变得圆滑而规定了走向奠下轨道。

    实则绝大多的保护,在承受笑意的同时都是有代价和需要背负负担的。小学的你我,也都处于被照顾的日子。那时,风靡一时订购鲜奶,每个单元门前,坐落着很多白色铁皮的牛奶箱,品牌不一,形状各异大多方正。每天醒来,听着门口的奶箱吱扭一响,送奶员将每日的新鲜投入箱中,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无论冬暖夏凉,规律且专一地投放。随后奶箱又被打开,放入书包,为本已觉得沉甸的书包再附以营养加以期望。一路摇晃背到教室,放入在抽屉里,仿佛神奇又不可思议般的隐形了。任它膨胀漏气可能还会到腐烂,最后流露出一丝的后悔,因为新鲜的牛奶很容易坏。循环往复,你会发现,你今天勉强喝下的是昨日乃至前天的新鲜。你看,就算是那个年纪,你就已经害怕辜负,可能有点夸张,但是你在适应或者说是在妥协。也在被迫适应爱意,无论它来自哪个方向。

做一个有轨道的生活家

02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换个音乐

       习惯在有轨的环境中改变着,看看这个世界,宽泛又具体,看看这些市井,丰富又世俗,真好。城市,有轨道的火车,才有鸣笛的权利;有轨的电车,车顶的电线车底的细轨,才能规定着下一站的停靠。划定的斑马线,嗅着白色油漆味过着马路,无形规定着你一天的动向。人做的最多的就是适应,从小到大从小到老,无论被动还是主动,总之或多又或少都存在都,真好,就好比找到一条比较贴合的轨道,避免了因方向不同左右重装的不安,随后察觉,在这一趟,要不断要尽可能对的停靠,这样也可以多想想,要不要换个线换乘换个方向开开,再要不要再携带一个面孔,欢迎一个陌生的面孔。

杂糅 / 修剪 / 成型

     果树需要修剪才会更大程度带来利益,景观需要修剪才能赏心悦目。你选择成为是什么树,就去选择如何生长吧,去选择土壤,择生根的方向。去选择树叶。不论粉果绿叶的栾树、白色的樱花、葱绿的女贞、浅绿的鹅掌楸。总之选择一颗树吧,趁你还年轻,趁你还喜欢。任你生长 自由太难了,左右顾虑,去主动适应是最起码的幸运 所以,想好了么?你想成为什么树?

长在哪里好呢?

没关系,

现在拿起圆规,

尽可能地画一个大圆,想象一下周围的来往过客。在你的圆“轨”行走的你我他。

筛选一些画面

好了,现在缩小半径,以你喜欢的方式以你想要的跨度。

在达尔文的社会里,淘汰一些声音淘汰一些的影动,太正常了。

赞(48)
分享到: 更多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