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圆规说:无论描绘出怎样的轨迹,你都要有可以不断回去的原点

      这是家乡春节的一桌团圆饭,小时候每到春节,亲戚们都会来到外公家团聚。外公家在泰宁芦峰山快到山顶的地方,傍晚站在家门口,能看到小城的灯光一下子点亮。

外公家是一个老宅子,从狭长的红军街一路上山,老式路灯在斑斑驳驳的石砖墙上拉下长影,推开虚掩的木大门,就是长辈们日复一日生活的地方。烟囱冒着红烧肉的香味,瓦片上布满了青苔,后院子里韭菜绿的郁郁葱葱,堂前天井隔断可以看到一抹蓝天,记得夏夜晴好之时坐在大堂透过天井就可看见满天繁星的曼妙,每逢大雨水珠顺着雨链哗哗直下,那便是水聚天心。

旧日宅院楼台轩榭里,多少一代一代人昔日的过往。

每到过年,同龄人们就开始抱怨回家的不愉快,“工作顺不顺利呀、一个月赚多少钱呀、找了女朋友没有、年纪到了还不找对象结婚等等”,父母与亲戚的软硬兼具的连环问题,会让本就迷茫的人生变的更加焦虑。

尽管如此,我、我们还是愿意回去,就像圆规张开,无论玩转出多远的距离,描绘出怎样的生活轨迹,你都有一个原点,那是可以不断回去的重要原点。这个原点能够赋予你安全感,它看着你长大,它让你成长,有你天真也好、发光也好、嬉笑怒骂也好,有你最真实的回忆。

我就坐在老宅子的大堂前,发现自己已经很久很久,没有坐在太阳底下,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干,就这样坐着,享受阳光照耀了。阳光从老屋的各个角落挥洒进来,老旧的躺椅上可以看见尘埃的影子,木墙上挂着老黄历仿佛凝固了时光,敞透与阴翳交织着,斑驳与古朴夹糅着,原来“老去”也可以是一件如此有魄力的事。

人生总是有旧的回忆,有新的故事。属于我的原点不止一个,每次遇到人生的难题、迷茫、过度的焦虑,我就会想回到老家和我的大学,在老家的山上放空,“青山隐隐白云横,一片闲花野色晴”,在仰恩湖畔静坐,回想那笑着闹着贪玩肆意的少年诗篇。故乡是人生的起点,大学是成长的起点。我们在这里积攒了没有负担的成就感,难忘的经历,所有开心、心动、勇敢、妄为……回到原点可以让我松弛、幸福和欣慰,找到重新启动的动力。

人类都有一种回到本初的愿望。

记得在某一期《家园》看到一句很喜欢的话:“我们的故乡和长大的地方,在我们不在的时候,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悄然改变着;在我们回来的时候,却又似乎不曾改变过。”这大概就是原点的意义,无论怎么样它都好像以本初的样子等待着你。

回家的日子,从床上起床已快到中午,听到妈妈在厨房忙碌的声音,虽然阳光早已从窗户悄悄洒下但被窝外还丝丝微凉,探出半个头,大喊一声:妈,中午吃什么呢。妈妈回答:你终于起来了,赶紧刷牙去,然后再先一杯热水。这大概就是本初的感觉。

拍了那么其他城市和古镇,都没有好好拍拍故乡和外公家的大宅子,毕竟每次回到家就成了懒虫一只,今年我用两个下午走了几圈小泰宁,拍了几组照片,存在手机里,未来把故乡带在身边。

夜晚,华灯初上,漫步河边公园,些许的鞭炮声中春节的热热闹闹还在延续,月光铺在河面上面,突然感觉很心安。时间如同被收回的卷尺,回到初生的地方。我老是和挚友们说老了一定要回来养老,落叶归根,但是越长大越知道变化的迅速,未来真的能够如愿返回吗?逃离、回归、逃离、回归……

小时候,泰宁是一个20分钟就可以走完全城的小地方,我的故事、我的家庭、我小伙伴的故事、成长的背景、人际交往的关系像一张大网将大家相互链接在一起,清晰可见。于是我们一直都想逃离这里,去寻找所谓的自由。随着年纪的增长逃离之后又想要靠近。

对于故乡,人生的旅途是不是都分为四个阶段,生长、逃离、靠近、重建。从小长大是你的原点,然后你终会离开去别处发展,又在固定的节点返程,然后终于你的工作、雄心、爱情、家庭在“别处”生根发芽,于是你重建了新的 ”故乡“。

过年的假期结束,晚上11点回到福州,这个城市依然车水马龙,徐姐夜宵依旧在熟悉的转角处,高汤依旧咕噜咕噜,煎饺跳跃翻腾在铁板之上。望着东二环,泰禾广场、保利、凯宾斯基……我原来一直见证着这里、这座城市的改变。回到住处,一开门闻到一股熟悉的猫屎味,房间的床和地毯上散落着我的衣服,厨房啤酒的易拉罐居然还没丢掉。这里虽然并不是我的原点,却是让我可以掌控些许自由的生活的地方。

“我终于明白,他为什么那么开心在外面走来走去,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有个地方让他回去。”

赞(93)
分享到: 更多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