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绘画分享—周六下午茶标配绘画观览

喜欢的朋友可以私信联系

是用圆规和尺子画的造型,

有人说画画不应该拿辅助工具,那样会显得很low,在学校的时候有一次画石膏像,老师从我身后走过说,“画线别用尺子画。”但是我并没有用尺子。

我就想若是在分辨不出来的情况下,用尺子和不用尺子还会那么重要吗?

如果外星人看到一幅画,它们不懂我们的文化,不懂我们的历史,甚至不知道我们是什么,它们只是看到了我们做出了的东西,一幅画,它们的侧重点会放在哪里呢?难道“这幅画的整体表达”还不如“这是用圆规画的草稿”的思考方向更重要吗?

可能会有人问,那你是在表达什么呢?

我不知道,只是心随着笔走,画就出来了。

也可能这根本不是画,只是两幅图罢了,这便涉及到了艺术的本质问题,什么是艺术?这确实是个问题。我答不上来,有时我觉得它就在我手边,有时候它又好像离我十万八千里。它在的时候,我满心憧憬,它不在的时候,我暴躁彷徨。

当绘画不再是绘画,艺术不再是艺术,它们是什么呢?

可能是生活吧。

分界线

这本来该是一幅油画棒画,过程见

后来,后来因为它太大了,油画棒上色太不方便,我就给它用丙烯画了一遍,甚至基调完全改了,这是在作画过程中最常见的自毁过程。

好在成品还不是很糟糕。

只是看起来显得笨笨的。

我便安慰自己,这是质朴,年级大了,总需要多多安慰自己的。

分界线

后来看久了,有些审美疲劳,一时分不清到底是好看还是不好看了。

我就喜欢画这种全身都一个色调而且圆滚滚的,造型和色彩都不用担心太多。

恍惚有蠢萌的错觉。

分界线

分界线

黄绿色是个非常神奇的颜色,有时候你可能非常非常喜欢,有时候又说不上来为什么不喜欢。

我喜欢画山,整齐的山。

也喜欢画树,圆形的树。

因为复杂形状的,类似枝枝叶叶的东西我总处理不好。

我也喜欢对比强烈的颜色,有人说不能超过三种颜色啦,不能什么颜色都用啦,不能花花绿绿的难看啦……我觉得挺好看的呀。

在阳光下会更好看。

没关系,反正我自己也没懂。

这个没什么特别的意思,就是很多眼睛,有山有树有水,山流出了金子,树紧紧挨着山体,白鸟拍打着水花,那两根红萝卜想,这是谁的梦呢?

画的时候轻飘飘的,取自重力较弱的海底感觉。

这幅没什么含义,就是戳了几个颜色。

这个是在努力画土里的罐子,

这是两幅油画,一个月了味道还是很大,好像需要在外面放上一年去味。

但是油画可以营造出的质感确实是丙烯比不了的,丙烯和油画放在一起,塑料感特别严重。

这是2017年的两幅,搁置了一年多已经没什么味了。

这是我乱画以来最满意的随意涂。

这幅画只可远观,细节很毛糙。

词已用尽~

赞(55)
分享到: 更多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